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地大世界形成,上蒼跟人界已經接壤融合,但對于曾經的人界來說,先有的生活節奏卻也沒有被打亂,基本上跟此前差不多。

因此,人界中的各大城市中,到了夜晚依舊是燈火通明,依舊是車來人往。

特別是一些娛樂場所,仍舊是人聲鼎沸。

其實,這也才是生活。

就算是天地大世界形成,就算是邁入到了新武時代,就算是大家都知道飛天遁地、一拳打爆星辰不再是虛無縹緲的玄幻,而是至強者能夠抬手間能夠做到的事情也好。

可人界中普通百姓的生活仍舊是沒有太大的改變。

改變肯定是有的,比方尚武之風已經形成,大量的人開始走上修武之路,但還是有很大一部分在原有的崗位跟圈子中生活。

并非每個人都能夠成為武者,也并非每個人都想當一個武者。

葉軍浪與青溪來到一個城市的露天燒烤攤,點了一些燒烤跟啤酒,開始享受這俗世間的美食。

“青溪,你壓著很多心事,使得你的道心不透徹。”

葉軍浪喝了一口啤酒,他看向青溪,接著說道,“如果我猜得沒錯,你其實已經感應得到不朽雷劫,但是你并未繼續往前走出那一步,對嗎?”

青溪展顏一笑,說道:“為什么這么說?”

葉軍浪輕嘆了聲,說道:“青溪,其實你的天賦很高,就人界天驕而言,能夠比你天賦高的并不多。再則,你也具有特殊的血脈,至于什么血脈,你從未透露我也不得而知。憑著你的血脈跟天賦,你要說一直卡在半步不朽,這是不可能的。再說我看過你演化出的半步不朽的一縷不朽奧義,并非是從不朽道碑上感悟的,或者說你曾參考過不朽道碑,但這一縷不朽奧義是你自行領悟的,我說的沒錯吧?”

青溪正吃著一串烤肉,吃著吃著,她沉默了起來。

“唉!”

青溪輕嘆了聲,說道,“看來還是瞞不住你。誠如你所說,我確實很早就能夠感應得到不朽雷劫。”

“那你為何沒有去選擇證道不朽?”葉軍浪問道。

“因為……因為我這里很難受,我會不安跟愧疚。”

青溪開口,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心房,眼圈泛紅起來,說道,“我的師父走了,璇璣師姐也走了,我還有好多話想說,好多事想做,但是都沒機會了。證道不朽,需要道心穩固,否則形神俱滅。我心中一直想念著她們,我于心難安……”

“映月前輩戰死犧牲,的確是讓人心痛。還有璇璣……是我的錯,在荒古秘境未能將她護住。”葉軍浪輕嘆了聲,語氣也很沉重。

“你知道嗎,其實我師父就是我的娘……”青溪抬起頭,看向了葉軍浪,忽而說道。

葉軍浪臉色一怔,他詫異的看向青溪,說道:“映月前輩是你的娘?”

青溪點了點頭,她眼中已經泛起了晶瑩的淚光,她說道:“當初,我師父之所以離開天外宗,就是因為她有一次外出宗門執行任務的時候,跟一個人墜入了愛河。當時師祖立即反對,要拆散他們,我師父一氣之下便是離開了天外宗,組建了映月樓。

我父親只是一個普通的修者,資質有限,只是達到造化境。我記得,我很小的時候,我父親帶我出去歷練,結果遭遇到了危機,我父親極力將我護住,但返回映月樓的時候,我父親還是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