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張榮呸的吐出一口血水,冷聲說道:“小子,你知道我是她什么人嗎?”

潘志順冷然看著他,沉聲說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欺負她就是不行。”

張榮沒有生氣,反倒“哈哈”大笑起來。

然后他看著楊蝶,玩味的說道:“楊蝶,沒想到你還真厲害啊!這么快就又找到一個新的男人了?難道你忘記了和我快活時,你是怎么說的了嗎?”

楊蝶原本已經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沒有了血色,她驚恐的搖頭,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你不要胡說……”

潘志順的面色也變了變,雖然他是喜歡楊蝶,也知道楊蝶確實有過一段不好的經歷,但作為男人,要說完全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這個曾經玷污楊蝶的男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他目光一冷,忽然瘋狂的向張榮撲了過去。

但這一次,張榮有了準備,身子一閃,一拳將潘志順打翻在地,然后毫不猶豫的一腳狠狠踢在他的肚子上。

潘志順頓時疼的蜷曲一團,張榮狠狠說道:“給我打!嗎的,敢和我搶女人……”

幾個小弟上前對著潘志順一頓猛踹,甚至連他身上的手機都給踹飛了。

很快,潘志順被踹的鼻青臉腫,嘴中涌出鮮血。

楊蝶急了,哭喊著上前想要擋住,但被張榮一把拖了過去,死死抱住。

正在這個時候,李為、陳星過來找一家公司結賬,順道過來看看楊蝶的店子裝修的怎樣了,不料正好看到這一幕。

兩人當即急了,沖上去就和那些混混扭打在一起。

可是他們勢單力薄,怎么打得過這些經常和人干架的混混?

很快,兩人被打的鼻青臉腫,陳星也被踹翻在地上,只有李為跑了出去。

李為跑出去后,趕緊給皮陽陽打電話,告訴潘志順被打了的事。

可是他的電話剛打完,兩個混混追了過來,搶過他的電話砸個粉碎。

“楊蝶,看不出來,你居然這么大魅力,這么多男人愿意為你拼命?這樣說來,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說著,就要強行將楊蝶拖走。

原本被打得慘不忍睹的潘志順,猛然站了起來,用肩膀撞開兩個混混,像瘋了一般撲向張榮。

陳星則往前一撲,一把抱住張榮的雙腿。

張榮無奈,只能松開楊蝶,揮拳打在潘志順的鼻子上,頓時鼻血長流。

但潘志順一把將楊蝶拖了過來,瘋了般將張榮抱住,并將其撲倒在地上。

兩人扭打在一起,兩個混混追上去,照著潘志順就是一頓猛踢,將張榮給拉了起來。

張榮的臉上也全是血,看上去猙獰可怖。

他狠狠盯著潘志順,咬牙說道:“你他么的找死!”

上去狠狠一腳,將剛剛站起來的潘志順再次踹_倒在地。

然后,他讓自己的小弟將陳星、李為、潘志順全部控制住,咬牙切齒的說道:“嗎的,一個爛貨也這么多人爭,真他么長眼了!”

剛才的一陣扭打,他也精疲力盡,站在那里搖搖晃晃。

但他依舊沖著楊蝶走了過去。

楊蝶不斷的搖頭,無聲的流淚,心中恐懼到了極點,不斷的喊著:“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張榮冷笑,“嗎的,給臉不要臉!你要想他們不挨打,就老實跟老子走!”

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抓楊蝶的手。

楊蝶不敢躲避,只能無奈的想要任由他抓住。

但就在張榮的手剛要碰到楊蝶的手時,一道人影驟然撲了過來。

張榮根本來不及反應,肚子上挨了重重一腳,一聲悶哼,就像是被一輛高速行駛的卡車撞中,倒飛了出去。

在一片驚愕的目光中,張榮直接飛出去五米開外,重重砸在大理石地板上!

突然出現的,是皮陽陽。

接到電話時,他距離濱江時代正好沒多遠。他一路狂飆,也不管什么紅綠燈,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還沒下車就看到張榮正要抓楊蝶,他毫不猶豫的飛奔過來,一腳將張榮給踹飛了。

張榮摔的七葷八素,感覺自己的太奶和太姥都在自己的頭頂向他微笑招手。身體中像是有什么東西飛了出去,整個人都感覺空了。

幾個小混混,被突然出現的皮陽陽嚇了一跳,還沒反應過來,肩膀上傳來劇痛,瞬間喪失力氣,慘叫一聲癱軟在地上。

李為、陳星和潘志順見皮陽陽來了,猛然松了一口氣,三人也無法站穩,同時軟倒在地上。

皮陽陽沒有管他們,而是直接來到張榮面前,冷然看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張榮。

“在藥王鎮饒你一命,沒想到你死性不改!”

他低頭盯著張榮,冷聲說道。

在說話的同時 ,右手揉動,手心隱然呈現一抹黑氣。

看清楚站在眼前的居然是皮陽陽,張榮頓時心中一寒,眼中露出驚恐至極的神情。

皮陽陽冷然一笑,右手一揮,一股黑氣凌空打在張榮心口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