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濱江時代廣場門口,圍著不少人,在看熱鬧。

這里是省城趙氏集團租下來,準備開一家珠寶店。

趙如玉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后,便返回省城去了。

只留下楊蝶,和一個被趙如玉派來的副手一起負責這里的裝修。

這些天,潘志順也經常往這里跑,看看有沒有什么需要幫忙的。

剛開始,楊蝶還有點不習慣,好幾次叫他不要去。

但潘志順堅持幾天,她慢慢也就接受了。讓他幫著管理店子里的材料,并負責給師傅們安排快餐。

其實潘志順之所以泡在這里,是李為和陳星一再把他推過來的。

再說了,潘志順也確實對楊蝶動了心,所以半推半就也就過來了。

這段時間原本一直風平浪靜,兩人也逐漸熟悉起來。

在有空閑的時候,兩人還結伴去逛街,吃飯,逐漸有了情侶的感覺。

可是今天早上,潘志順剛到這里,便看到一個流里流氣的年輕人,擋住正要出門的楊蝶,不知道在說什么。

潘志順當時沒過去,站在不遠處悄然觀察。

他看到楊蝶對這個人似乎很抵觸,甚至有點害怕,好幾次想要躲過他,從他身邊過去。

可是這個人始終死皮賴臉的將她攔住,最后居然伸手去拉她的手。

潘志順不認識,但楊蝶對這個人,恨之入骨。

這個人就是毀了她清白的張榮。

她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到了清江,居然也能遇到這個人。

可以這么說,張榮是楊蝶心中的夢魘。

這段時間好不容易平靜些了,逐漸開始忘記那段痛苦的經歷,可是張榮又突然出現了。

“楊蝶,沒想到我們會在這里見面吧?這只能說明我們的確是有緣分的!”

張榮無意看到楊蝶,也感到很意外,他毫不猶豫的擋住了楊蝶。

他跟著張宗漢逃出藥王鎮后,來到清江安頓下來。以他的德行,很快又拉了一幫蝦兵蟹將,當上了他的張少。

可惜的是,他在那方面突然不行了。

不管他吃什么藥,用什么辦法,始終毫無反應。

這讓他感覺到生不如死。

一個男人喪失了這方面的功能,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正因為如此,他的脾氣變得更加暴戾,在這一片很快混出了名聲,成為人人畏懼的小霸王。

今天帶著一幫小弟招搖過市,沒想到在這里突然遇到楊蝶。

他立即心生惡意。

因為他認為,自己落到這個地步,就是因為楊蝶。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擋住了她。

看到張榮,楊蝶嚇了一跳,想要退回去,但被張榮的兩個小弟給擋住。

往前走,又被張榮擋住。

“你想干什么?”

她見自己走不掉,便冷聲說道。

“干什么?難道你忘記了,你是我的女人!怎么,看到你曾經的男人,一點感覺都沒有?”

張榮一臉無恥的說道。

楊蝶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咬牙說道:“張少,你能不能放過我?我們從此就當不認識。”

“放過你?”張榮猥瑣的一笑, “行啊,你陪我三個晚上,我就放過你。”

楊蝶頓時羞怒的呵斥道:“無恥!”

張榮“哈哈”大笑,“對,我無恥,我要不是無恥,你怎么能成為我的女人?楊蝶,咋倆都是那關系了,你怎么罵都沒關系。你不是要出去嗎?我陪你……”

“我不要你陪,你走開!”

楊蝶一臉厭棄的說道。

張榮毫不猶豫的伸手拉住楊蝶的手,說道:“在我面前還裝什么清純?那天你脫掉衣服的樣子,別提多浪了……”

楊蝶頓時羞惱不已,猛然將手抽回,揚手一巴掌抽了過去。

但張榮怎么可能讓她打中,順手抓住她的手,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楊蝶,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在這里都能遇到我,說明你是逃不掉我的手心的!”

一直在不遠處看著的潘志順,雖然不是很明白他們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但他看出來了,楊蝶對張榮很反感,甚至很憎恨。

見張榮抓住楊蝶的手,他不再猶豫,猛然沖了出去,一拳就打在張榮臉上,同時怒喝道:“不要碰她!”

張榮冷不丁被打的一個趔趄,牙血都被打出來了,頓時大怒,狠狠盯著潘志順,大聲喝道:“你他么敢打我?”

幾個小弟嚇了一跳,立即惡狠狠的盯著潘志順。

潘志順大口喘氣,轉身看著楊蝶問道:“你沒事吧?”

楊蝶的臉色蒼白,有些慌亂的搖了搖頭。

“哦,我明白了,這是你新找的男朋友吧?”

張榮看著潘志順,恍然大悟的說道。

楊蝶遲疑了一下,但隨即點頭說道:“是。”

潘志順本來心中在“怦怦”亂跳,聽到這一個字,膽氣頓時一壯。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