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這一幕,直接讓何光明給看呆了。

這些小弟,有好些跟隨他多年,可是沒想到,居然在這個時候都背叛了他。

可見,林家在他們的心目中,比何光明要可怕多了。

“你們……”何光明急了,嘶聲喊著,“我平時可沒有虧待過你們,一直把你們當兄弟!你們就是這樣對我的?”

其中一個壯漢說道:“大哥,認輸吧!那是林家,我們斗不過的!”

“對,大哥,認輸吧……”

好幾個壯漢開始勸說何光明。

何光明仰頭一陣大笑,隨著笑聲止住,他目光一冷,驟然撲向林靜雪。

同時他左手在身上一模,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向林靜雪逼去!

林奇峰嚇了一跳,趕緊橫跨兩步,準備擋在林靜雪前面。

但何光明可是練過的,加上他心知這是他最后活命希望,所以出手全力一擊,當真是快如閃電。

林靜雪嚇得往后退,但何光明已經閃電般逼近,一道寒光直逼她的咽喉。

眼見她就要落在何光明手上,一道人影驟然閃現到了他們面前,隨即,“砰”的一聲爆響,何光明悶哼一聲,倒飛了出去!

林奇峰驚魂甫定,定神看去時,見皮陽陽已經站在了林靜雪面前,緩緩收回右手。

他狠狠松了一口氣,知道剛才是皮陽陽救了林靜雪。

隨即,他看向已經倒在地上,嘔吐出兩口鮮血,掙扎著想要站起來的何光明,冷聲說道:“何光明,你這是找死!”

何光明怨恨的看著皮陽陽,大口喘息了幾聲,咬牙說道:“小子,我變成鬼也不會放過你!”

林奇峰看向幾個壯漢,厲聲說道:“把這兩人給我帶走!”

幾個壯漢趕緊起身,過去將何光明,羅笑林控制住,分別押上一輛車。

既然已經決定投靠林家,那么,現在正是納投名狀的最好機會。

等到這兩人被押上車,林奇峰才轉身面對皮陽陽,微微躬身,感激的說道:“皮先生,你又救了小女一命,我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了。”

皮陽陽淡然說道:“舉手之勞。”

林奇峰想了想說道:“皮先生于我林家有大恩,救我母親,又救我女兒,幫我找出害我林家之人。此恩山高海深,不知如何報答。我知道皮先生急于返回清江,不好相留,先給皮先生五個億,略表感謝之情,請不要推辭。”

他一邊說著,一邊回到車子旁,拿出自己的包,取出一本支票,接連開了五張。

皮陽陽也沒有制止。

對于報酬,他從不拒絕,而且多多益善。

除非對方并非什么真正的有錢人。

林家可是全國五大家族之一,區區五個億,不如九牛之一毛,自然沒必要拒絕。

他很自然的接過支票,淡然說道:“那就多謝了。”

“客氣,能結識皮先生,是我林家之福。他日有時間,一定親自去清江拜訪。”

林奇峰十分誠懇。

皮陽陽點了點頭,“那好,我在清江恭候林爺的光臨。”

隨即,他瞥了一眼林靜雪。

不知道為什么,林靜雪臉上一紅,微微低頭,“皮先生慢走,一路順風。”

皮陽陽輕聲一笑,轉身招呼鐵牛上車,驅車離去。

一直到皮陽陽的車子消失,林奇峰才感嘆的長舒一口氣,說道:“皮先生的確是奇人……可惜……”

至于可惜什么,他沒有說,但林靜雪卻能聽懂。

說完那句話后,林奇峰目光一冷,轉身對等候在車子旁的壯漢們說道:“走,去羅家!”

…………

回到清江,皮陽陽直接去了紅梅山莊。

他將昆侖冰蓮和開始練好的丹藥混合一起,重新煉制,這樣的話,就不用擔心昆侖冰蓮的藥效會減弱或喪失。

如今,四味奇藥,只剩下了最后一味,飛鳳仙草。

可是,這一味藥,孫良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雷霆那里也始終沒有任何消息。

他縱然著急,也沒有辦法。

煉制完丹藥后,已經很晚了,他沒有再回別墅,直接在紅梅山莊住下。

次日清晨,他看著鐵牛打了一會拳,陪著鐵牛吃過早餐后,準備回公司。

可是剛離開紅梅山莊沒多遠,李為忽然打來電話。

“大哥,順子被打了!”

電話接通,里面便傳來李為焦急的聲音。

皮陽陽一驚,“怎么回事?”

“一兩句說不清楚,我們現在都在這里……哦,對了,是在濱江時代廣場……”

李為顯得有些語無倫次,同時,電話中傳來另外一個人的聲音,顯得十分暴躁,像是在呵斥什么。

皮陽陽目光一凝,沉聲說道:“好,我就過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