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這一跪,已經說明了所有的問題。

林靜雪吃驚的看著跪在地上,因為害怕而渾身抖動的羅笑林,不敢置信的說道:“爸,您是說,奶奶身體里的那條蟲子,是……是羅爺爺下的?”

“什么羅爺爺?!”

林奇峰一聲輕喝,冷聲說道:“他就是想趴在我林家身上吸血!”

何光明的臉色也已經變得慘白,得罪了林家,他們羅家算是徹底完了。

“林爺,我……我愿意將所有從林家賺的錢原封不動的退回去。不……我還可以賠償,把我所有的資產都賠償給林家,只求林爺放過我羅家……”

羅笑林徹底慌了,他當不起林家一怒。

林奇峰冷然一笑,不屑的說道:“羅笑林,你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我林奇峰精明一輩子,居然被你給算計了!你羅家那點資產,我還沒看在眼里!

“你想趴在我林家身上吸血,沒問題。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居然算計到我母親頭上!我要是就這么放過你羅家,那我還是林奇峰嗎?”

聲音冷厲,全國五大家族家主的氣勢,瞬間爆發出來,讓周圍那些壯漢都不由自主的發抖。

羅笑林癱軟在地上,他已經感到了絕望。

可是,就算他現在后悔,又有什么用?

大錯鑄成,只能咬牙承受后果。

一直沒有說話,臉色蒼白的何光明,眼眸中由開始的驚慌,逐漸轉變為冷厲。

他冷然看了看林奇峰和林靜雪,咬牙說道:“林爺,狗急了還要跳墻,你不要逼人太甚!”

林奇峰冷然一笑,不屑的說道:“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威脅我?”

何光明忽然像瘋了一般,爆出一陣大笑。

然后盯著林奇峰,咬牙說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會坐以待斃!林爺,你看清楚了,現在你可就一個司機跟著!如果一定要撕破臉,就別怪我不擇手段了!”

林奇峰冷然掃視了那些壯漢,不急不緩的說道:“你想弄死我?”

何光明冷聲說道:“橫豎是死,如果能拉著你們父女陪葬,我就算死,也值了!”

林靜雪的雙眸中閃過一絲憤怒,厲聲喝道:“你敢!”

何光明冷笑說道:“你看我敢不敢!”

這時,羅笑林驚恐的喊道:“何光明,你瘋了?那是林爺!”

“爸,今天如果不弄死他們,明天他林奇峰就會弄死我們!事已至此,唯有魚死網破!”

何光明狀如瘋狂,厲聲喝道。

他出身黑道,當初可是沒少打打殺殺。進入羅家,才洗白上岸,但依舊掌管著羊城兩個區的地下世界。

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他知道羅家必然會遭到林家毀滅性的打擊。

與其這樣,不如趁著現在林奇峰身邊沒人的時候,拼死一搏,也許羅家還有一線生機。

“是嗎?只怕是魚死,網不破!”

林奇峰依舊一臉不屑,帶著幾分嘲諷說道。

羅笑林再次驚慌的喊道:“何光明,你不要沖動!只要我們愿意接受林家的所有懲罰,林爺不會對我們趕盡殺絕!”

何光明的臉上劇烈抖動了幾下,咬牙說道:“爸,你以為林家還會給我們一條生路嗎?”

羅笑林頓時蔫了,面如土色。

隨即,何光明冷然掃視一眼自己的小弟,大聲吼道:“弄死林奇峰,每人獎一百萬!誰先動手,我讓誰做我公司的副總,年薪三百萬!”

那些壯漢頓時露出貪婪之色,齊刷刷的看向林奇峰。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雖然他們也害怕,但現在林奇峰身邊確實沒有人,如果要弄死他,確實很簡單。

皮陽陽見狀,雙手悄然握拳,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

林奇峰卻毫不畏懼,冷然掃視一眼壯漢們,沉聲說道:“放下手中兵器者,明天就可以去我林氏集團應聘。如果誰要是敢動手,我滅他全家!”

聲音不大,但一股讓人膽顫的威逼之勢,讓這些蠢蠢欲動的壯漢,瞬間遲疑了。

“我數到三,沒有放下的,既是我林家仇敵!”

林奇峰再次冷然說了一聲,然后緩緩吐出一個字:“一!”

所有壯漢滿目驚疑,怔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

林奇峰的這句話,可謂分量不輕。

被林家視為仇敵,那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

“不要怕,大家一起上!大不了我們一起離開羊城!”

何光明已經徹底瘋了,揮舞手臂,大聲嘶吼著。

“二!”

此時,林奇峰已經數出第二聲。

林奇峰再次冷然看向這些壯漢。

其中一個壯漢的眼神與他的眼神一碰,立即將手中球棒丟在地上。

并雙腿跪下,匍匐在地,大聲說道:“我愿投林家!”

有人帶頭,就有人跟隨。

頓時,一陣球棒落地的聲音接連傳來,所有壯漢手中的球棒都拋落在地上,就連那四個受傷的壯漢,也都齊刷刷的跪了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