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何光明嘴角抽動了一下,又解釋道:“我家的狗一直好好的,肯定是這小子用了什么手段,才讓我家的狗反咬主人的!”

林奇峰笑了,輕輕搖頭,有些戲謔的說道:“何總,自己家養的狗,咬傷主人,這不是經常有的事嗎?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這樣的事,你也要怪到別人頭上去?”

何光明噎住,他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畢竟昨天的事真要說起來,確實是她老婆的不對。

而且整件事也確實很魔幻,好好的狗,怎么會反咬主人呢?

“林爺,當時很多人在場看到了,肯定是這小子使了什么手段!”

何光明不知道怎么解釋,只得咬牙說道。

就在這時,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當時我也在場,整個過程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隨著聲音,林靜雪走了過來,站在林奇峰身邊。

當時,林奇峰說要來追皮陽陽,她也跟著上了車。

沒想到,皮陽陽居然在這里被攔住了。

何光明的神情微微一變,眼眸中閃過一絲驚慌。

皮陽陽覺得有點意外,看了一眼這位林家的大小姐。

然后他忽然明白了,怪不得今天在林家,所有人都覺得他不可能懂醫術,不讓他進去。

最終是這位大小姐力排眾議,將他領了進去。

原來是昨天她就看到他在街邊所做的事。

他隱約記起當時確實有一輛紅色跑車好像一直跟著他。

但他沒有在意,覺得只是巧合。

畢竟他在羊城誰也不認識,怎么剛來就會有人跟蹤他?

“哦,這么巧?小雪,那你說說,是怎么回事?”

林奇峰像是來了興趣,也想知道當時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林靜雪想了想說道:“當時,有一個女人牽著三只猛犬在街上走。一個拾荒老人不小心,差點撞到她身上。她立即就讓自己所牽的狗,咬傷了那個拾荒老人,并把她撞翻在地上……”

隨著她的描述,何光明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整個事件,他已經看過視頻了,知道她所說的確實是事實。

而且,這位可是林家大小姐,他可不敢輕易打斷她的話。

“那個女人撞到了老人,還讓自己的狗咬了她一口,可是她還得理不饒人,說她的衣服要好幾萬,非要逼著那個老人賠……”

林靜雪的眼眸中,透出一絲鄙夷,接著說道。

林奇峰的神情冷了下來,這樣的事情,他也覺得不可思議。

“后來呢?”

他忍不住問道。

林靜雪說道:“后面就有意思了。當時皮先生和鐵牛也在,上去制止那個女人。可是那個女人驕橫跋扈,居然讓她的狗去咬皮先生和鐵牛。

“讓人沒想到的是,她的三只狗,不但不聽她的,反而將她和她的兩個保鏢給撲倒在地上,給咬得慘不忍睹……”

聽到這里,林奇峰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說道:“是嗎?”

何光明和羅笑林的神情,已經變得十分難看。

整件事不管怎么說,都是那個女人錯在先。

而且那三只狗為什么要反咬主人,誰也說不清楚。

“當時我就在附近看著,皮先生和鐵牛可是什么都沒做。我覺得吧,肯定是那三只狗瘋了……”

林靜雪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

林奇峰轉頭看向何光明、羅笑林,嗤笑一聲說道:“這還真是善惡有報啊!”

何光明氣的渾身抽筋,眼前發黑,差點栽倒在地上。

他雖然在羊城可以橫著走,但在林家面前,可不敢放肆。

至此,一直沒說話的皮陽陽淡然說道:“這只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林奇峰驚愕的看向皮陽陽,問道:“皮先生,此話是什么意思?”

皮陽陽瞥了一眼羅笑林,羅笑林下意識的一個激靈,頓時冒出一身冷汗。

“老太君所中的蠱蟲,難道你沒有想過是什么原因嗎?”

皮陽陽沒有直接回答, 而是反問道。

林奇峰立即看向羅笑林,目光凌厲。

“羅神醫,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聽到林奇峰冷厲的質問,羅笑林雙腿發軟,驚慌說道:“林……林爺,這事我確實不知道……”

“你不知道?”林奇峰冷笑一聲,“三年前,我母親偶感風寒,她相信中醫,讓我請你來我林家為她調養。可是從此之后,她風寒好了,身體卻一天不如一天,總是犯困頭暈……這難道不是你的杰作?”

羅笑林的額頭上,汗珠滾滾落下,臉色都變成了土色,搖頭說道:“不……林爺不要聽他胡說!他這是想要挑撥我們之間的關系……”

“你真把我林奇峰當傻子了!”

不等他說完,林奇峰一聲斷喝,嚇得羅笑林渾身一抖,“撲通”跪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