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那三輛車也立即停下。

車門打開,下來十來個戴著墨鏡,手上拎著合金球棒的壯漢。

鐵牛立即開門下車,虎視眈眈的看著這些將他和皮陽陽圍住的人,露出兇狠之色。

“下來!趕緊下來!”

幾個壯漢揮舞著球棒,直愣愣沖了過來,就要砸向車子的引擎蓋。

鐵牛毫不猶豫的沖了上去,前面兩人根本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甚至都沒看清楚鐵牛是怎么出的手,便聽到“咔嚓、咔嚓”兩聲脆響。

隨即,兩人便感覺到自己的手腕上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慘叫。

鐵牛出手如電,身子一轉,后面兩人的手肘被他直接折斷!

這些壯漢,欺負欺負平常人足足有余,但遇到了真正的武者,就像豆腐遇到石頭,一砸一個稀碎。

隨著球棒脫手,四人抱著手臂慘叫后退,其他的人都嚇的神情一變,不敢輕易上前。

皮陽陽這才推門下車,冷然看著最后面那輛車,嘴角撇起一絲冷笑,說道:“現在是不是你們該下來 了?”

最后面那輛車上,坐著的是羅笑林和他的女婿何光明。

原本以為,將皮陽陽逼停之后,那些打手輕松就能把皮陽陽打成殘廢,然后拖上車,給丟進河里。

可是沒想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居然這么生猛,瞬間就廢掉了四人。

不過,何光明并沒有畏懼,聽到皮陽陽的聲音,他推門下車,冷然向他走去。

羅笑林葉跟著下車,一起走了過來。

看到羅笑林,皮陽陽頓時明白了。

在林家的時候,他還只是猜測,老夫人所中的“紅酥手”,很可能就是這位羊城第一名醫下的。

現在看來,自己的猜測可以肯定了。

見何光明和羅笑林過來了,壯漢讓出一條路。

“小子,膽不小!居然敢跑到羊城來撒野!不過,今天你恐怕的留在羊城,回不去了。”

何光明掏出一支煙點上,瞇著眼,陰狠的對皮陽陽說道。

雖然鐵牛瞬間打退四人,但他覺得,自己這么多人,只要一擁而上,放倒眼前這兩人,不在話下。

皮陽陽沒有理會他,目光落在羅笑林身上, 鄙夷的說道:“羅神醫,是不是因為我斷了你財路,惱羞成怒了?”

羅笑林冷哼一聲,怒聲說道:“小子,你來羊城,是專門來和我羅家做對的?”

皮陽陽愕然說道:“怎么可能,在來羊城之前,我都不知道有你羅神醫。”

“哼,你昨天用了什么手段,讓我女兒自己的狗把她給咬傷了!今天又在林家,讓我這張老臉沒地方放!要不是和我羅家有仇,為什么專門坑我羅家?”

羅笑林越說越氣惱,越說越激動,那眼神,恨不得將皮陽陽大卸八塊。

聽到他的這番話,皮陽陽一臉震驚。

這世上居然還有這么巧的事?

昨天晚上那個縱狗傷人的惡毒婦人,居然是羅笑林的女兒?

“是嗎?居然有這么巧的事?”皮陽陽一臉玩味的說道,“這也許就是天意吧!你女兒為富不仁,你身為醫者,毫無醫德,老天都看不過去了,所以給了你們一點教訓。”

羅笑林氣的臉都抽筋了,怒聲罵道:“我去他嗎的老天!你兩次坑我羅家,今天你必須留下!”

皮陽陽撇了撇嘴,“就憑這些歪瓜裂棗,就想留住我們?”

何光明冷聲說道:“這里是羊城,我要弄死你,分分鐘的事!”

隨即,他猛然擺手。

那些壯漢雖然開始被鐵牛嚇了一跳,但仗著人多膽壯,紛紛狠狠向皮陽陽和鐵牛撲了過去。

但他們剛動,一輛車子呼嘯而來,“嘎吱”停在他們身邊。

“住手!”

車子都沒停穩,車門就被推開,一聲斷喝傳來。

羅笑林、何光明嚇了一跳,趕緊轉頭看去。

當看清楚從車上下來的人,羅笑林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

這個人就是林奇峰。

他想起要給皮陽陽一筆報酬,作為結交這位年輕人的資本,一路急追而來。

他原本也不知道皮陽陽要去哪里,但他想到皮陽陽曾說過他是清江人,便想著沿著往清江去的方向追,希望能碰運氣追上。

沒想到,還真讓他給追上了。

看到這位羊城第一豪門的家主,羅笑林、何光明頓時心中有些發怵。

“羅神醫,何總,你們這是要做什么?”

林奇峰來到他們面前,目光冷遂,語氣冷厲的說道。

何光明指著皮陽陽怒聲說道:“這小子昨天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讓我家的狗咬傷了我老婆!我正要找他算賬!”

林奇峰聽得一臉懵,“你說什么?你家的狗咬傷了你老婆,你要找他算賬?這是什么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