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羅笑林離開林家后,越想越咽不下這口氣。

正所謂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

他苦心布局這么多年,原本以為可以一直趴在林家身上吸血。

可是沒想到,一個從外地來的小子,不但打了他的老臉,還斷了他的財路。

所以他并沒有走遠,而是在林家大院對面找到一個僻靜之處,給他的女婿打去電話。

“何光明,你找些人,馬上來林家這里,我要收拾一個人!”

電話打通,他陰狠的說道。

何光明是他的女婿,在羊城經營著不少娛樂場所,在地下世界,小有名氣。

以往只要羅家有什么事情,羅笑林一個電話,何光明必定馬上出面解決。

可是,今天這個電話,卻讓何光明遲疑了一下。

“爸,我現在走不開,羅素云昨天被狗咬傷了,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我得找到那個害她被狗咬傷的小子算賬!”

電話那頭,傳來何光明怨恨的聲音。

在他的手上,還捏著一張照片,照片上,赫然就是皮陽陽和鐵牛。

羅笑林吃驚的問道:“素云怎么會被狗咬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聽她的保鏢說,是兩個外地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將素云養的幾條狗給弄瘋了,咬傷了她……”

何光明氣惱的說道。

羅笑林想了想說道:“我這也是兩個外地小子,不但打了我的臉,還斷了我的財路!我必須找他們算賬,打斷他們的雙腿才能出這口惡氣!”

何光明聽說是有人斷了羅笑林財路,立即說道:“嗎的,現在的外地人這么不長眼嗎?專挑我們家下手?爸,您等著,我馬上帶人過來。”

他反正也沒找到皮陽陽和鐵牛,想著還是先去給岳父出一口氣再說。

而且,他之所以能在羊城混的風生水起,他的岳父可沒少給他錢。

斷了岳父的財路,那不就等同于斷了他的財路?

羅笑林松了一口氣,說道:“那你趕緊過來,我就在林家對面。來晚了那小子肯定跑了。”

何光明答應一聲,“我就在附近,不要十分鐘就到。”

果然,不到十分鐘,何光明就帶著十幾個人趕到。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還有那樣的手段把狗給弄瘋?”

看到何光明,羅笑林有些驚疑的問道。

何光明掏出那張照片,說道:“就是這里面的兩個人,我今天早上從監控里調出來的。”

羅笑林接過照片看了一眼,雙眼立即瞪大,激動得手都抖了,咬牙說道:“就是這小子!”

何光明一愣,吃驚的問道:“您認識他們?”

羅笑林怨恨的說道:“就是這小子,斷了我的財路!”

“好啊,看來光是打斷這小子的兩條腿還不夠了!必須把他沉江!”

何光明頓時大怒。

就在這時,羅笑林指著林家大院的方向說道:“那小子出來了!”

何光明抬頭看去,正好看到皮陽陽和鐵牛上車,并離開了林家。

“爸,這倆小子就交給我了!我保證讓他們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何光明惡狠狠的說了一句,然后招呼自己的小弟們趕緊上車跟上去。

“不,我要親眼看到他跪在我面前!”

羅笑林咬了咬牙,陰狠的說道。

何光明點了點頭,“那您上我的車。”

隨即,幾輛車悄然跟上皮陽陽的車,向城外開去。

鐵牛看著窗外的風景,似乎有點意猶未盡的問道:“大哥,我們這就回去了嗎?”

皮陽陽點頭說道:“早點回去,還是我們清江的烤肉串比較好吃。”

鐵牛砸吧砸吧嘴,點頭說道:“對,回去吃烤肉串。”

在說話的時候,皮陽陽瞥了一眼后視鏡,眼神中閃過一抹凌厲之色。

后面的四輛車,從一離開林家的時候他就發覺了,始終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跟著。

他不禁有些意外,看樣子剛到羊城,就讓人給記恨上了。

不過他并沒有在意,依舊不緊不慢的向城外開去。

“鐵牛,等會可能會有人找我們打架,怕嗎?”

他一邊開車一邊淡然問坐在副駕的鐵牛。

“打架?哪呢?”

不料,他的話剛落音,鐵牛就露出一臉的興奮。

皮陽陽不禁淡然一笑,鐵牛就怕閑著,有架打,別說他不怕,甚至會興奮。

“快了。”

皮陽陽看了一眼導航,馬上就要出城了。

估計這些人是想找一個僻靜點的地方動手。

果然,剛出城不久,跟在后面的其中三輛車陡然加速,一輛直接超了過去,擋在了他的車子前面。

另外一輛則與他并行,將他的車擠在靠右邊的車道,后面的車子也緊緊跟隨,不足十米距離。

皮陽陽冷然一笑,沒有選擇突破,而是直接將車子剎停。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