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林靜雪滿面通紅,聲音如同蚊子一般小。

她在聽到皮陽陽說的話時,早就心動了。

胸口的缺陷是她最大的心病,為此她甚至偷偷去醫院找過專科醫生,想要知道有什么辦法才能促進二次發育。

可是醫生告訴她,要不就是做隆胸手術,要不就只能這樣了。

她可不想弄個假胸,手術是不愿意手術的。

問了幾家醫院,她也就死心了。

沒想到,皮陽陽忽然又燃起了她的希望。

“真要?”

皮陽陽古怪的笑著,像是玩笑一般問道。

林靜雪一怔,隨即狐疑的問道:“你剛才是胡說八道的?”

皮陽陽說道:“不是,我不但能讓你丟掉那兩塊海綿,還有那里也能增大一圈……”

“哪里?”

林靜雪下意識的問道。

話一出口,便又臊了個滿臉紅。

皮陽陽在自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林靜雪頓時明白過來。

她是女孩,當然知道要怎樣才是完美身材。

雖然最大的缺陷在胸部,但臀部如果能增大一圈,確實能讓她變得完美多了。

“女人嘛,就得勾勾又丟丟,要不然……就白是女人了……”

皮陽陽摸了摸鼻子,自以為是的說道。

林靜雪啞口,張了張嘴,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你真能做到?”

她滿懷希望,但還是有點狐疑。

皮陽陽說道:“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

林靜雪想了想,點頭說道:“也是,這么好的機會,你都只要一株藥材,確實沒不要騙我。”

隨即,她去找來紙筆,交給皮陽陽。

皮陽陽很快寫好兩張處方,然后說道:“這張是喝,5天一個療程,這張是泡,與喝的藥同步。”

林靜雪接過藥方,眼眸中閃過一絲光亮,點頭說道:“謝謝。”

這時,林奇峰去而復返。他的手上,拎著一只金屬箱,看樣子有點重。

皮陽陽一眼就認了出來,這是微型冰箱,是專門用來儲存藥物的。

“這就是你要的昆侖冰蓮。”林奇峰將箱子放在桌子上,拍了拍對皮陽陽說道。

皮陽陽過去,將箱子打開,冷氣冒出,里面果然擺著一株宛如寒冰雕刻的蓮花,晶瑩剔透,卻散發著濃郁的藥香。

而且,這株藥還蘊含靈氣。

他點了點頭,合上箱子,有些好奇的問道:“我聽說當初你們林家買這株藥,是為了給老夫人治病。可是為什么卻沒有用掉?”

林奇峰嘆息一聲說道:“沒錯,當初我們確實是為了給我母親治病才買的。不過,這也是羅笑林說的。”

“哦,三星花也是他說的?他大概是覺得你們不可能買得到這兩株藥,所以一旦老夫人出了問題,就不是他的責任了。”

皮陽陽想了想說道。

林奇峰一怔,隨即恨恨的說道:“我怎么沒想到這上面來?當初我買回來昆侖冰蓮后,他忽然又說還要三星花,可是我懸賞這么久,都沒有任何三星花的消息……”

皮陽陽嗤笑一聲,“三星花?那根本就是他瞎編出來的。反正我是不知道有這種藥。”

林奇峰立即明白過來,目光一冷,怒聲說道:“好他個羅笑林,騙人居然騙到我頭上來了!”

皮陽陽將箱子合上,說道:“多謝了。”

林奇峰說道:“客氣了。你是我林家的大恩人,區區一株藥草,算是我林家占了便宜了。以后皮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我林家幫忙的,只管說一聲。”

皮陽陽笑了笑,說道:“好,那我們告辭了。”

“就要走嗎?”林奇峰有點吃驚的問道。

“嗯,我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昆侖冰蓮,既然已經拿到了,也該回去了。”

皮陽陽淡然回答了一聲,將手中箱子交給鐵牛,便向外面走去。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留了。請皮先生留個電話,以后好聯系。”

林奇峰想了想,又說道。

皮陽陽寫下自己的電話,然后和鐵牛向外面走去。

林奇峰、林靜雪一直送到門外,皮陽陽打開車門,又轉過身來對林奇峰說道:“讓老夫人中蟲蠱之人,其實手段很拙劣。一般的巫醫就能做到。”

說完,就上了車,驅車離去。

林奇峰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寒光,“我明白了,羅笑林!”

隨即,他看著已經遠去的車子長嘆一聲,有些惋惜的說道:“這皮先生確實有些本事,可惜我林家無緣留下他。否則的話,有他在林家,以后我林家的事業會更上層樓。”

林靜雪則緊緊抓著那兩張藥方,心中充滿期待。

兩人正要轉身回去,林奇峰突然一拍腦門,有些懊惱的說道:“你看我這事辦的!快,給我備車,我要追上皮先生。”

林靜雪詫然問道:“爸,您還追他做什么?”

“他不但救了你奶奶,還為我找出了陷害你奶奶的兇手。雖然他只要求要一株昆侖冰蓮,但我林家不能這么做事!我必須追上去,給他一筆報酬。這樣的話,以后我林家萬一有什么事,也好向他開口。”

林奇峰語氣極快的解釋道。

隨即,快步上了一輛開過來的添越,快速離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