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夏寧站在icu病房的玻璃墻外,看著儀器上不停閃爍的數字,整顆心揪在一起。

    與此同時一陣眩暈感襲來。

    夏寧知道情形不好,她趕緊找個地方坐下深呼吸,手不由得落在小腹。

    小禹固然重要,可她不能厚此薄彼,肚子里的也是她的孩子。166小說

    緩了一會后她翻出手機給秦飛發條信息,可是沒回,她又發給項忱依舊沒回。

    這時秦怡從病房里出來,摘掉身上的隔離口罩趕緊查了查她的脈搏。

    剛才隔著玻璃她看到夏寧的情形很不好,擔心不已。

    “我沒事,就是你哥怎么聯系不上?”她心里很慌,特別的慌。

    秦怡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我哥已經上飛機了,如果準點的話今天傍晚就能落地,他一定會有辦法救小禹的。”

    嘴上這么說,可秦怡心里也有些沒底,但夏寧懷著孕她能給她一點希望就給她一點。

    她相信就算結果不盡如人意,她也不會怪她哥的。

    “嫂子,我和莫塵在這守著,你先去我辦公室里睡一會。”

    “嗯。”夏寧沒有執拗,她知道自己什么情況,何況她這會頭暈的厲害的確需要休息。

    秦怡的辦公室里很溫馨,原本的休息室被她拆了,變成一個兒童娛樂室,里面都是她女兒的玩具。

    小護士從架子上給她拿了一條毛毯讓她在沙發上躺下。

    “您現在這湊合一下。”

    小護士說完就去忙了,而夏寧不一會便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有人在打電話,可她就是睜不開眼睛,這種困倦和生理困倦不一樣,根本不受控制,不論你怎么努力都醒不過來。

    可是耳邊打電話的聲音卻越發清晰。

    “立即將消息封鎖,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尤其是不能讓秦家人知道。”

    秦家?

    夏寧心中咚的一下,難道跟秦飛有關?

    “另外去漓市,把盧老請來,如果不好就想辦法讓他來,我就不信離了秦飛小禹就不能活了。”

    掛斷電話后他回頭一看,正對上夏寧噴火的目光,臉上瞬間閃過一陣心虛。

    只是一瞬他便將心虛掩入眼底。

    “餓了嗎?我們吃點東西進去換他們。”靳向擎淡淡的道。

    半晌,夏寧突然起身一個巴掌狠狠扇在他臉上。

    靳向擎的眼底劃過一絲怒意,還不等作聲緊接著又是一巴掌。

    這下徹底將他激怒,他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咬牙切齒:“別以為我會一直縱容你!”

    “靳向擎,你的兒子正生命垂危,這種時候你還在存私心想要阻止秦飛回來治療小禹,你還有沒有點人性!”

    她氣的全身都在顫抖,頭暈感再次襲來,小腹里也傳來陣陣酸痛。

    夏寧知道這樣不好,她努力的想控制自己的情緒,可她的兒子被親生父親這么對待怎么能不怒。

    靳向擎用力甩開她的手臂:“我沒你想的那么無恥。”

    “好,那你敢說你不是為了搶在秦飛前面為小禹治病?”

    那雙纏著血絲的眼睛死死盯著他,不放過他臉上一絲一毫的變化。

    靳向擎別開臉,緊抿著唇不說話。

    “看吧,讓我猜中了。”

    夏寧含著淚光,起身朝外走去。

    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秦飛的飛機還有兩個小時應該就要降落了,她現在就去機場等待接機。

    “你去哪?”

    靳向擎緊追其后。

    夏寧自顧向前不想回答,快步進了電梯。

    靳向擎腳步更快一步趕在她按下關門鍵前鉆進去,看著她冰冷倔強的臉,氣的胸膛起伏。

    “我只是希望多一個人能將小禹治好,盧老的醫術你也不是沒有見到過,他連你父親都能治好,治療小禹肯定不在話下。

    “那我問你,你剛才說要封鎖消息,你要封鎖什么消息?”

    靳向擎站直身體緊繃著下頜沒說話。

    夏寧深吸口氣,心里已經開始給自己做建設,只怕不會是什么好事,甚至她將一切都往最壞的地方打算。

    正準備出醫院迎面撞上父親和夏深澤:“爸,小澤,你們怎么來了?”

    夏深澤二話不說掄起拳頭朝著他臉上揮了過去,可靳向擎動作極為迅捷閃身躲過。

    “靳向擎,要是我小外甥有什么好歹,我就跟你同歸于盡!”

    他瞪著通紅的眼睛像要吃 像要吃人似的,恨不得將靳向擎碎尸萬段。

    夏余盛看也沒看他,焦急的看向女兒:“你身體怎么樣?拍戲的事怎么也不跟爸爸說,他有沒有欺負你?”

    “我沒事,爸,你和小澤去守著小禹,我得去機場接秦飛。”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