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為了加快回國進程,秦飛加快了一倍的治療速度。

    這樣雖然痛苦,可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夏寧。

    他雙肺功能恢復正常,只是肺葉上還有少許陰影,只要平時注意一些就會慢慢養過來。

    本想當天就回國的,可這邊公司的事情一直都沒顧上處理,一大堆事情全都堆在那,他不得不暫緩回國行程。

    項忱風塵仆仆的趕來,身后跟了各分部的負責人。

    “秦總,您現在還需要休息,這樣累不行的。”

    秦飛沒理會,直接從第一個人開始處理文件,他必須在三天之內處理完好回去見夏寧。

    只要一日不復婚他的心里都有些沒底,不是他小人,靳向擎和夏寧之間畢竟有小禹,以靳向擎近期的表現他不確定夏寧會不會心軟。

    畢竟,她肚子里,還只在肚子里,一不小心就能沒了。

    秦飛捏了捏發酸的鼻梁,心里充滿不安。

    ……

    結婚紀念日。

    夏寧沉默地坐在車上,同靳向擎一起回了a市,可抬眼看去發現面前竟然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里是a市新開發的地段,在半山上,是整個a市空氣最好的地方。

    這套路寬闊整潔,就連路中間的線都是新畫的,看樣子剛修不久。

    “這是去哪?”夏寧問。

    靳向擎沒回答。

    不多時,前方出現了一個大門。

    很大,整個門框用的是凱旋門的造型,除了外觀的鑲嵌圖案有所不同,中間能并列兩輛卡車通行。

    再往里,是一大片的玫瑰海,從中間穿過去后可以看到一座龐大的法式建筑,如同皇宮一樣。

    可以說包括老爺子的那座老宅都跟這里沒法比。

    “這是哪里?”

    靳向擎緊抿著薄唇好半晌才開口:“一座房子。”

    他想說這里是家,我們的家,可他把她弄丟了。

    從得知她還活在這世上的那一天,他就開始命人建造。

    他以為遲早有一天他們會在這里安靜的度過余生,可現在看來一切都只是一場奢望。

    明明是想朝著更好的方向去發展的,可為什么他每次的決定都是錯誤的?

    他拉住她的手,她瞬間警惕起來。

    “結婚紀念日,就這一天,過了今天我保證再也不會冒犯你。”

    夏寧深吸口氣任由他拉著向里面走去。

    沒想到鐘嫂竟然來這了,她身后帶著十幾名傭人整齊的站成一排,問候后,目光特意在兩人交握的手上停了一瞬。

    雖然什么都沒問,但夏寧看護她眼底的疑惑。

    進去后房子里比外面還要奢華。

    整棟建筑恐怕要動用幾個億,靳向擎還真是奢侈。

    他帶她直接去了餐廳,四周擺滿了各色的花朵,餐桌擺放在地臺上,要上幾個臺階,上面有一個小小的圓形餐桌。

    其實也有家常餐桌那么大,只不過跟這個寬闊的空間比有些格格不入。

    兩人剛入座,傭人便端上來很多美食。

    精致、豐富。

    但夏寧什么胃口都沒有。

    靳向擎舉起身旁的紅酒杯:“干杯。”

    “我是孕婦。”

    “你面前的是藍莓汁。”

    夏寧拿起來隨意的在他的被子上碰了下,淺嘗一口不敢往下咽。

    對面傳來一聲輕笑:“你怕我在里面下東西?”

    夏寧沒說話,她不得不防。

    “我在你眼里就這么不是東西?”

    “你不是東西的事干的還少嗎?”

    “那是從前因為有誤會。”

    夏寧的目光終于落在他臉上:“我不原諒跟我動手的男人。”

    “你少對我動手了嗎?”靳向擎淡笑著問,他臉上可不止一次被打。

    這時夏寧突然從身后的包里取出一個本子,上面寫了密密麻麻的字,直接丟到他面前。

    ”既然你非要翻舊賬,那就好好翻翻。”

    這是她昨晚準備的,就是為了以防萬一,她就想知道靳向擎在那么多罪行面前還怎么坦然的求他回去。

    果然,男人的臉色在看到那些字時漸漸沉了下來,太陽穴的上方青筋漸漸隱露。

    他在她懷孕的情況下強迫她弄沒了第一個孩子,他在許夢然出現后,抓著大出血的她去醫院抽血,他把她拴在墓碑前整整一夜,他……

    啪的一聲,本子掉落在地上,靳向擎靜默了幾秒,抓起桌上的酒朝著口中猛灌。

    丁森見狀疾步 狀疾步過來制止:“靳總,您不能喝了,您……”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