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華夏南方一線城市,月海市。

  2017年4月27日中午。

  一家普通的餐館中,幾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窗邊一張桌子,有的偷偷摸摸,有的明目張膽,眼中都帶著垂涎。

  窗邊桌子坐著一男一女。

  男的20歲出頭的模樣,長相眉清目秀,不過仍舊屬于相貌普通的范圍,穿著一身一看就很廉價的衣服。

  那女人卻是美艷動人。她年紀大約二十四五歲,身高估摸著一米六七左右,肌膚白皙如玉,一雙狐媚的丹鳳眼,格外的誘人。蓬松的短發讓她看起來帶著幾分慵懶。

  她有著一張嫵媚的小臉,身材豐腴卻半點不顯得肥胖,纖細腰肢下是一雙誘人的長腿,胸前曲線傲人,給人一種柔若無骨,風情萬種的感覺。

  餐廳中的男人們都是一臉的震撼,看著那傲人的身材,再加上那桃花般嫵媚迷人仿佛散發著誘人香味的鵝蛋臉,都是心中暗嘆一聲人間尤物。

  林辰看著眼前大美女送自己的古書,好奇道:“夕夕姐,你怎么突然想到送我這個?”

  對面的美女看著他笑道:“姐姐我昨天去古玩街逛了逛,看到這本書好像有些歷史了,攤主說這是一本中醫古籍,我想起你好像對中醫挺感興趣的,反正又不貴,就買來送你了。”

  林辰有些感動,沒想到自己隨口說的話,對方竟然一直記得。

  自己兩年前孑然一身離開村子,跑到這大城市來,上演了一次老套的英雄救美后,對方已經幫自己太多了。

  當時看蘇夕然差點被個酒鬼拖到巷子里欺負了,自己拿起一塊板磚沖了過去,把那酒鬼給撂倒了。這英雄救美簡直普通得有點無聊。

  不過在那之后,蘇夕然便對自己很照顧,給了自己許多的幫助。如果不是她的話,那時剛進城的自己第一晚就要在天橋底下度過了。

  桌子上的書,紙張已經泛黃,似乎年代久遠,當然更大的可能是這書是假造的古籍,畢竟現在古董珍貴,哪里有那么容易買到真的。

  書的封面上寫著龍飛鳳舞的四個字——《東流秘藏》。

  且不說這書真假,單單這四個字倒是氣勢雄渾,很有味道,連自己這種對書法一竅不通的人,都覺得這四個字有著一股灑脫和霸道的氣勢。

  林辰將書收了起來,對蘇夕然鄭重道:“夕夕姐,你對我這么好,以后我一定會出人頭地,報答你的!”

  蘇夕然將額前一縷長發撩到耳后,輕笑道:“傻小子,夕夕姐并不需要你給我什么回報。你啊,別整天想著什么出人頭地,你把自己照顧好,我就很開心了。”

  林辰笑了笑,心中卻有些沉重,像自己這種一沒背景,二沒學歷的人,要在月海市這種大城市出人頭地,談何容易,聽起來就很不靠譜吧?

  他看了眼嫣然笑著的蘇夕然,暗自咬牙,不容易又如何,這個世界上總有人能成功,為什么那個人就不可以是我?

  兩人繼續吃飯。林辰時不時會講些笑話逗蘇夕然開心,看著蘇夕然笑靨如花的樣子,他也很是開心,絲毫不理會餐館里其他男人嫉妒得恨不得殺了他取而代之的眼神。

  吃完飯,和蘇夕然分別后,林辰獨自回到公司。

  這家公司叫奇星模特公司,在月海市小有名氣。蘇夕然便是這公司的頂級平面模特。林辰由蘇夕然介紹,現在在攝影部門當助理。說是助理,其實也就是打雜和跑腿的。

  “喲,某人和蘇大美女吃完軟飯回來啦?”林辰剛走入辦公室,一個有些陰陽怪氣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林辰眉頭微皺,轉頭看向坐在不遠處,正在玩手機的一個男人。

  這人叫黃文賓,是公司的首席攝影師,今年二十八歲,戴著眼鏡,外表斯文,不過對這黃文賓有了解的,都知道他是典型的斯文敗類!

  據說不少女的為了進入平面模特這一行,以及不少平面模特為了爭取更多的機會都不惜和這黃文賓上床,而他則是來者不拒。

  黃文賓好色如命,不過在攝影方面確實有兩把刷子,也因此公司對他的行為是睜只眼閉只眼,只要不鬧出什么亂子,便不會去管他,反正本身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他之所以看林辰不順眼,是蘇夕然的緣故。

  蘇夕然即便在這美女如云的模特公司里,也是最漂亮的那個,黃文賓早就對蘇夕然垂涎不已,可任憑他怎么暗示,偏偏蘇夕然就是不理他,于是他便時不時找林辰麻煩。

  公司里所有人都知道,林辰是蘇夕然罩著的。

  林辰沒理會黃文賓陰陽怪氣的話語,徑直走回自己的座位。

  黃文賓頭也不抬,一邊玩手機,一邊繼續陰陽怪氣道:

  “有些人啊,到了大城市,混進大公司,其實也依舊只是個臭民工。還真以為蘇夕然那種級別的女人,會看上一只土鱉不成?鄉下人就是不喜歡動腦子,沒自知之明,簡直要把老子給笑死。”

  辦公室內的其余幾人,都是一副看熱鬧的神情。

  他們的想法,也是和黃文賓一般,認為林辰的確很沒有自知之明,像蘇夕然那種女人,就連他們這種人都沒資格染指,更何況林辰一個沒讀過大學的鄉下小子。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